嵐∞hsj

私是萌萌的月櫻 本命團是嵐 ∞ HSJ 本擔是精英(兼有時不器用)的翔醬 吃貨的kura末子 性感並少女的yuya 可愛有型並重的天使keito(←論我本人和喜歡的擔都是吃貨 cp主吃智翔 二相 雛橫 丸昴 安亮×倉 藪光 貴慧 春雄 7×圭人主裕圭 涼知 其實cp無牆啦

(接上文)
       吃過晚飯後,岡本被山田和知念拉去山田睡房打機去,有岡洗好碗後也跟著上來一起玩。

        誰也沒有提起今天的事。岡本知道這是屬於他們的溫柔,和平常一樣的打鬧,讓岡本放下心情陪他們一起打鬧,『我真的好幸運啊……』岡本默默的笑著

        “……人、圭人!你就快死啦!” 

        “誒?山ちゃん你說甚麼啦?”『死?』岡本茫然

        “電視……電視啊圭人!”有岡指着電視

        岡本看着遊戲畫面,他操控的遊戲角色的血條餘下……2%。

        “……啊啊啊啊啊(遊戲角色裏的)我要死啦——”

        放下遊戲機,由得還未死(應該是說完全沒扣血)的山田和知念繼續打魔王,岡本和早就被殺(in game)的有岡坐在山田的牀上,看著山田和知念打遊戲,談天著

       “圭人真是堅強和溫柔呢” 有岡突然說道 

       “大ちゃん?” 

       “但你也要多依賴我們啊,在超級市場時說甚麼回家才說,其實根本就沒打算說吧?”

      “......因為不想大家擔心啊。以前經常在大家面前哭,要大家擔心我,所以才......不過還是哭了呢,又要令大家擔心了” 岡本苦笑『到了現在我還是一名麻煩的愛哭鬼呢』

      “所以說圭人溫柔啊,不過我,小光,Inooちゃん,雄也和yabu可是大過你,是你的哥哥啊” 有岡搣了岡本臉蛋一下 “圭人你就多依賴我們啊,有甚麼事就我們幫你!”

      “大ちゃん......我知道了。” 岡本很感動『可以認識大家,是我一生的幸運啊』

       “大ちゃん,圭人!我們玩完這局了,你們可以回來玩了” 

      “好!這次我不會第一個被殺的!” 信心滿滿的有岡

      “那第一個被殺的人請我們吃飯!大ちゃん我要吃餃子~ヽ(´▽`)/” 知念小惡魔上綫

      “多謝大ちゃん~那我要吃牛排!還有一盒草莓\(☆o☆)/” 和知念夫唱婦隨的山田

      “那我食甚麼好呢?最近有點想食鰻魚......” 認真和山田知念思考要有岡請食甚麼的岡本

       “......我說,你們就確定我是最先被殺的那位嗎?” 滿臉黑綫,突然有被背叛的感覺的有岡

        直到十二時,他們才捨得放岡本回睡房睡覺。

        關好山田的房門,好讓他們的遊戲音樂和吵鬧聲不會影響其他人的休息。岡本無奈一笑 『真是的......明天不用上班嗎?還繼續玩』岡本轉身,看到山田對面的房間,半掩的門露出微弱的燈光,岡本悄悄的打開房門,房內的伊野尾正背著房門,對著書桌上的電腦,不知正做著甚麼

       “Inooちゃん?”

       帶着眼鏡的伊野尾轉動椅子 “圭人?你怎麼還未睡?”

       “剛才才離開了山ちゃん的房間......Inooちゃん呢?你也未睡覺啊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還些工作未完成......圭人快去睡吧,不然明天會沒有精神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我回房睡啦,Inooちゃん也是,工作完也早點睡,哈~晚安”

       “晚安” 

       正當岡本打算回房,伊野尾突然叫停他

       “圭人!”    

       “Inooちゃん?” 岡本轉頭,望着伊野尾

       “……如果,我說如果,再有人欺負你的話,我幫你教訓那些人” 伊野尾有點臉紅『真是……我到底在說甚麼啊……這可不是我的風格啊……』

       岡本微微瞪大眼睛,然後微微一笑

      “Inooちゃん還是別跑火車吧,你確定你不會越幫越忙嗎?”

      “誒——難得我說了這麼有型的說話,你就別打擊我吧——麻煩幫我關門吧”

       半夜一時多,本應睡得甘甜的岡本卻躺在牀上輾轉反側,轉了好幾個圈,還是坐起牀

       “全然睡不着......明明就很困......” 因有強烈的睡意但又睡不着,岡本打算找藪尋求意見,但發現藪並不在房間

      『難道是在兄ちゃん房間?』岡本轉身敲八乙女的房門,但也沒有人

      『他們去了哪呢?Uh,樓下有聲音呢』岡本下樓,一入客廳就看到他要找的兩人,還有高木,被落地燈的柔和燈光照射着的高木,表情凝重
 

        “光ちゃん,Yabuくん,Yuya?”

        “圭人,還不睡?都一時多了” 藪問道

        “我睡不到……明明很困但睡不到,所以想問你該怎麼辦” 

        “我給你溫一溫牛奶喝吧”八乙女從沙發起身,行入廚房拿牛奶,開火溫牛奶『是因為心裏還對下午的事感到恐懼所以才失眠吧……可憐的Keito……明天煮些他喜歡的菜式吧』

        “謝謝兄ちゃん” 岡本對八乙女微笑 “Yuya你在看甚麼啦?新聞直播?”

        “附近有座大廈發生火災,你家雄也哥的戀人今晚當值,所以你雄也哥就跑下來看直播,還拉上我和你兄ちゃん一起” 藪細聲的對圭人說

        “啊……Keito你甚麼時候在的?”高木愕然

        “就剛才下來啊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啊雄也!春馬啊!” 藪突然對高木大叫

        “春馬?在哪在哪!” 高木瞪着電視螢幕,就像畫面的人會突然從電視行出來

        畫面中,一位消防員正抱著一位小孩衝出火場。岡本看到高木一直繃緊的身體,在三浦出來時終於放鬆了。

        “牛奶給你” 此時八乙女從廚房行出來,將手中的溫牛奶遞給岡本

        “多謝兄ちゃん”

        “既然春馬沒有受傷,他也從火場出來了,那我和Hika也回房睡覺了” 藪捉著八乙女的手腕,不管八乙女的大叫,帶八乙女上他的房間

         岡本將手中的溫牛奶喝光,入廚房洗杯子後,打算上睡房睡覺時,高木叫停岡本

        “Keito,你明天有空嗎?”

        “我?明天休息,有空啊”

        “那明天陪我逛街吧,新宿那邊最近開了一間甜品自助餐廳,一起去吃吧”

        “好啊!那我也回房睡了,Yuya還未睡?”

        高木看了一眼還在直播中的節目 “我還想多看一會兒電視”

       “好吧,晚安” 

       “Keito晚安”

        岡本一上到樓上,就看到中島站在自房房門,看着藪已經關上房門的房間

        “裕翔?為甚麼站在房門?”

        “圭人~剛才被小光吵醒了,所以就出來看看” 『一打開門就看到小光被yabu捉到房間內,可惜沒有拿著照像機或手機,不然可以拍到美好一刻,啊~失敗!』強力藪光擔的中島這樣想着 “圭人呢?你也未睡啊?”

         “我剛才睡不到啦,不過喝了牛奶後好多了,現在就回房睡覺,晚安裕翔” 岡本吻了中島臉頰,叫中島也早點睡。當岡本打算回房時,中島突然抱起岡本(p.s.公主抱),帶岡本入自己房,用腳關上門後,中島安頓岡本,將他放在牀上的一邊,自己也上牀攬住岡本。

        “裕翔>///////< 我要回房啦////////”

        “那和我睡也可以吧” 中島委屈臉 “好久沒一起睡覺了,更別說多久沒做了”

        “好久?!前天才做了吧!還要害我昨天通宵才能工作!” 岡本的聲音漸漸加大。就算看不到,但中島也知道岡本正在害羞和憤怒,為免自家戀人生氣得不讓自己有身體上的接觸,和讓全屋的人都聽到岡本的對話,中島還是決定不再戲弄岡本

         “對不起呢,前天是我錯了,不過我想抱你睡覺......不可以嗎?” 中島楚楚可憐的看着岡本,岡本受不住這種眼神,只好同意,中島高興得不停吻着岡本,又惹來岡本一臉嬌紅。

          可能因為通宵工作導致睡眠不足,加上八乙女的溫牛奶,岡本很快就倚靠在中島的胸膛睡著了。靠着月亮照下來的光,望住岡本平和的睡容,中島滿面笑容的表示滿意

        突然間,中島以認真的眼神望住熟睡的岡本 “圭人,我絕對不會再讓你發生類似今天的事了,也不會讓你受傷、傷心,絕對不會” 中島小聲但堅挺的對岡本說,雖然岡本聽不到。

        中島輕輕的親了岡本額頭一吻,握住岡本受傷的左手,中島合上眼睛,也漸入夢鄉了。

         幾天後。

         男子A和男子B在百貨公司附近的一個公園談天。

         “可惡,可惜帶不走那個男的,不然現在就不會這麼悶”

          “不過他真的很美啊……是我看過的最美的一個,真的想跟他玩玩啊”

          “喔~原來就是你們令我家Keito哭的” 兩人的對話突然被有小虎牙的人截斷,他旁邊還有一個高大,瞇瞇眼的男子

        男子AB感受到兩人不寒而慄的寒意,打算逃走時,身後已有人阻礙他們的後路了,一個身型嬌小但氣場十足,和身材高挑,隱藏不到怒氣的青年。

      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 公園的一角,男子A和男子B的慘叫不絕,樹上的小鳥全因慘叫聲被嚇走了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隔天。

        因懶得煮午餐而出外食的八乙女,岡本和山田,正行在常去的餐廳的途中,遇到那兩個搭訕的人,岡本本能的向八乙女的方向移位。

        望一望躲在自己身後的人兒,八乙女和山田直望男子A和男子B,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,男子AB想起昨天的事,額上全是冷汗,軟着腳的跑走了。

        岡本很是疑惑,但被八乙女和山田敷衍過去,岡本想了想, 也想不出大概,也就放棄了,繼續跟著八乙女和山田去餐廳。一旁的山田和八乙女心想 『怎麼可以讓天真單純的圭人知道我們做過甚麼來,絕對不可以讓他知道!』

   

         啊!你說那兩個男的?被人『教訓』完,從此以後,那兩個男的再不敢搭訕別人了,可喜可賀,可喜可賀!

评论

热度(1)

©嵐∞hsj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