嵐∞hsj

私是萌萌的月櫻 本命團是嵐 ∞ HSJ 本擔是精英(兼有時不器用)的翔醬 吃貨的kura末子 性感並少女的yuya 可愛有型並重的天使keito(←論我本人和喜歡的擔都是吃貨 cp主吃智翔 二相 雛橫 丸昴 安亮×倉 藪光 貴慧 春雄 7×圭人主裕圭 涼知 其實cp無牆啦

ShareHouse設定(文筆太爛,就不打tag了)

        在風和日麗、陽光普照的一天,因提早交稿而有幾天休息天的八乙女光作家發現......

        “誒?冰箱已經沒有食物了嗎......”

        沒錯,因作為媽媽的繪本小作家這幾天趁有靈感,而和畫板並肩作戰時,其他的小孩和爸爸角色的藪宏太經已將家裏幾天存量的食物吃光了(煮的當然是山田涼介),並沒有買回食物,所以八乙女一打開冰箱,所見的只有幾罐飲料。

        “唉......反正今星期都是我煮飯,出外超級市場買回食物回來吧。” 八乙女一邊自言自語,一邊走上樓梯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他停在一間房間的門口前,並敲門

        “咯咯” “keito,你在裏面嗎?” 回答八乙女的只有寂靜,“keito?我開門啦~”

        八乙女打開岡本的房門,看到岡本還帶着眼罩睡覺,“誒?這孩子還在睡啊......昨晚又工作到幾時才睡啊......真是的。”

        雖然不忍叫醒因工作而遲睡的岡本,但因今天休息的只有他和岡本,一想到自己要一人拿幾天存量(而且是九人量)的食材,也要忍心的叫醒岡本了。

        “keito,keito!起牀了,快到一點了!” 八乙女坐在牀邊,温柔的叫岡本起牀

        “光ちゃん......?” 被八乙女叫醒的岡本除下眼罩,睜開矇矓而水汪汪的眼睛,因剛起牀所以聲音還軟綿綿的,八乙女摸了摸岡本最近留長的頭髮,“早安喲~”

        “早安......” 岡本看一看牀櫃的電子時鐘,十二時五十九......啊,剛好一時正,“光ちゃん要我陪你買甚麼啊?”

        雖然八乙女作為媽媽的角色,但除有些特別時候或如今天般要買很多東西的日子,他一般是不會特別叫醒大家,由得大家自然醒,因為他心知家裏大部份人的職業的工作時候是不定時,就如他本人,有時趕稿也要到半夜,甚至一晚不睡。所以岡本知道,八乙女會突然叫醒他,是有東西要他幫忙買。

      “今天啊......要買好幾天的食材呢,kota那傢伙吃光家裏的食材後又不補回......” 八乙女抱怨中,“真是的,他們也太懶了......keito你去刷牙洗臉吧,我們出去吃午餐。”

       “知道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我先回房換套服裝,你也要快點喲。”

       “好——”

        岡本望着八乙女離開房間後,他才下牀,打開衣櫃找今天要穿的衣服。

       “太慢了!” 岡本和八乙女出門時,已經差不多兩時了

       “抱歉~” 岡本雙手合十,不停鞠躬抱歉

       “唉,算吧。” 八乙女嘆了一口氣『總覺得今天一早上我就嘆氣了很多次,不過誰叫是我叫醒keito,令他不夠睡眠,差點倒在廁所門前啊,回家後讓他睡多一會兒吧』

      “快點到百貨公司吧~我很餓啊!”

      “不是去超級市場嗎?”

      “原本是的,不過今天百貨公司裏的超級市場有特價,而且這個——”

        八乙女從袋中拿出幾張傳單,最上面的傳單中有一個貨品被人用紅色馬克筆圈起來,是一個很有風格的枱燈

       “我記得小涼上次看雜誌時,對這款枱燈有興趣......他也就快過生日嘛,我就打算買給他”

       “啊......山ちゃん是有說過呢......”

       “keito呢?你想好買甚麼送給小涼了嗎?”

       “已經買了喲~希望他會喜歡呢~<3”

        不經不覺,岡本和八乙女已經到了百貨公司,他們先到常去的餐廳解決午餐(對岡本來說是早餐),再去到家具部看山田的生日禮物,不過......

        岡本在和八乙女行去家具部的路途中,看到一款曾經聽過八乙女說想買但最後沒買到的遊戲,所以岡本決定和八乙女分開一會兒,約在四時半在超級市場等

        岡本在望着那遊戲的價錢,暗暗的在想今天所帶的錢包內的金錢能否足夠付起,就在此時,岡本突然感覺到有人行到他身旁,他一轉頭,就看到兩名不認識的,大約二十一、二的男子在望他,岡本本能的向後移了一步,他還未想到下一步該怎麼做,那兩名男子的其中一名就先說話......

       “這位小姐賞面和我們喝一杯嗎?”

      『小、小姐?!他們是向其他人說話吧......』岡本不停的看,有無其他人在附近,可惜那裏除了他和那兩位男人外,就再無他人。岡本看着那兩名男人的笑容,更令他不知所措

        『我...我像女人嗎!?總、總知先表明我不是女子吧......』,“抱、抱歉,我是男性,不是女性啊......”

        可能因為岡本今天的衣著偏向中性,所以才被誤會。那兩個男子先是一呆,然後露出更詭異的笑容

       “啊,大丈夫大丈夫,那美人你可以陪我們一會兒嗎?” 男子B說完還單腳在跪,雙手握起岡本的左手,並吻了他的手背

       “啊!” 岡本快速的抽回左手,『救命啊,我.....我應該要做甚麼啊,有人可以救我嗎,兄ちゃん,救我......裕翔......你在哪啊......』

        岡本怕得快哭了,那兩名男子眼見岡本毫無反應(其實是被嚇得不敢動),決定不管他的意見,先帶走他再說。正當男子A的手快要捉住岡本的手腕,突然有一名帥男子走過來,並一手抱緊岡本,一手捉住男子A的手

       “抱歉,這孩子正在等我,我想他應該不能陪你們了。” 帥男子——松本潤笑着對那兩名男子說,雖然說是笑着,但松本的眼裏根本沒有笑意,而且氣場寒得讓人震懾,那兩名男子眼看這樣,也只好快速逃跑了

       “大丈夫?” 松本看到那兩名想搭訕自己後輩的人逃跑得遙遠後,望住在懷內一直震顫的人問道

       “大丈夫......” 岡本離開松本的擁抱,帶有哭腔的說道,“謝謝你,前輩......”

       “誒……誒?!別哭啊,已經沒事了啊,別哭啊” 看到岡本哭出來,松本慌忙的從袋中拿出紙巾給岡本抹淚

       “原來J你在這裏啊......圭人也在啊~” 一直不敢抬頭看著前輩的岡本,和不停幫後輩抹眼淚的松本同時望住那個出聲的男子

       “啊......二宮前輩......” “啊......是Nino啊。” 對,出聲的男子正是一手插着褲袋,一手拿着新買的遊戲和數目不少的銀鈔的——二宮和也

        松本看到二宮手中的銀鈔,滿臉黑線『剛才我有給這麼多錢你買遊戲嗎......二宮和也你絕對是躲在一旁的拍攝再威脅人吧。四哥啊四哥,你還記得你的職業是心理學家而不是盗賊吧你還記得對吧?!』

       “圭人,為何你會在這裏啊?”

       “啊” 岡本才記得自己要做甚麼事 “對了......要和光ちゃん去買晚餐......想買遊戲給兄ちゃん的,剛......剛才差點想離開了,幸好二宮前輩你問起我,不然我又忘了這件事。” 因剛才的事令岡本還未回魂,他說話時還有點語無倫次。岡本和手中的遊戲對望了幾秒,然後就拿着遊戲去結賬

        松本和二宮對望一眼,怕再有類似剛才的事件,所以找了藉口來陪伴岡本,好讓他安心

      “光ちゃん——誒?大ちゃん!” 岡本在下電動扶梯時,就看到八乙女和一個很熟悉的人影在談天,和松本二宮走近他們,才看到那個很熟悉的人影——是有岡大貴

      “誒,二宮前輩、松本前輩!?” 八乙女和有岡在大叫,居然在百貨公司遇到平常很忙的前輩們

       “你好。”

       “Yo~”

       “大ちゃん你怎會在這裏啊?”岡本滿頭問號

       “今天有出外的採訪,完成後上司說放我半天假,打算來美食廣場吃午餐,剛好碰到小光,所以就一起啊。”

        “幸好大貴有開車......我將小涼的生日禮物暫時放在車子內,可以輕輕鬆鬆的買食材♪話說回來,Keito 你怎麼會和前輩們一起啊?”

        “誒——啊” 瞄到岡本身體一震,松本對八乙女稍為說了謊 “沒有啦,今天和Nino買遊戲,剛好碰到Keito,知道他正要來超級市場,反正也要來買食材當晚餐,所以就一齊行過來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不是說好今天是叫外賣嗎......” 無視二宮背後碎吟吟的小吐糟,松本接着說 “不過,剛才才記得廚房又被翔くん弄得一圈亂,”(遠方正準備節目開始的櫻井翔突然打噴嚏 “是我感冒了嗎?”)“根本就不能煮飯,所以現在我和Nino回家了,再見。” 松本笑着道歉,心裏卻默默合十『抱歉二哥,我不是有意在後輩面前破壞你的形象的,明晚給你煮些好吃的!』

       “再見啦,八乙女今晚遊戲見~”

       “好的——今晚見。”

       “再見前輩——”

       松本拍了拍岡本的頭,小聲的對他說 “自已要小心一點。”

       “知道了(細聲)再見松本前輩,再見梅乾哥哥——”

       “突然就!?∑(゜□゜;”

       “梅乾哥哥?”

       “這個是……”

        望着松本和二宮一邊說話一邊走後,八乙女直望岡本—— “眼睛有點腫呢,剛才有哭過吧,發生了甚麼事?”

       “誒?!剛......剛才甚麼事都沒有發生啊” 完全就慌張表情 『keito啊keito,你可不知道你其中一個弱點就是不能說謊,看看你這表情就可知道剛才有事情發生過吧』

       “......小光小光,圭人不想說的話就不好迫他啊” 看到岡本這樣,有岡對八乙女說

       “嘛——算吧” 連有岡都這樣說,八乙女也不好再繼續問了

      “抱歉......回家後、才跟你們說吧,現在......還不想說” 岡本的眼神暗了一暗

       “好吧,那我們現在就入去了啦——大貴你還記得你負責哪一區嗎?” 

       “我是負責熟食和甜品那區的!”

       “對,然後我是負責肉類的——圭人”

       “在!”

       “麻煩你負責蔬果那一區,要買的食材我已寫在這張紙,可以的就盡力買,真的買不到也無妨——我明天會再去附近的超級市場買的”

       “知道!×2”

       “好!進去吧!”

        經過一段時間後,大家終於從戰場般的超級市場「逃」出來......

       “很累啊——” 有岡不禁大叫起來 “小光~我這區要買的東西都買回了”

       “辛苦你了” 八乙女對有岡微笑 “我也買齊了,Keito呢?”

       “我除了蕃茄和青椒外都買齊了......剛才很多人,很難迫入去......” 一想起剛才那個情況,岡本忍不住打了冷顫,“嗚呼,山ちゃん常打的遊戲裏的殭屍也沒有家庭主婦這麼恐怖的......”

        “哈哈” 八乙女和有岡忍不住笑出來 “圭人你這樣說,可是會被全世界的家庭主婦討厭的喲”

        岡本呆呆的看著八乙女和有岡,後知後覺發現自己將心底話說出來,不禁臉紅,“別笑我了,我們也要回家了吧” 

        “好了不笑你了,那我們去停車場吧”

        回到家後,八乙女和有岡先將食材放在廚房,岡本則跑到浴室洗澡,而山田的禮物在岡本洗澡前就放在八乙女的房間。岡本在洗澡時,不停用沐浴露大力抹左手手背,抹到手背抹紅了也繼續抹。

       “啊!好痛!抹到脫皮了......流血了......” 岡本按緊手背,想減輕痛楚

    “Keito?你還好嗎?在浴室也很久了”

    “啊——我沒有事啊,馬上出來” 說完就關掉蓮蓬頭,抹乾身子並穿上衣服,一打開門就看到一臉擔心的八乙女,岡本對他微笑,表示他沒有事,左手卻不自然的放在背後

       “Keito你左手甚麼事啦?” 八乙女捉住岡本的左手,岡本來不切反應 “你手背流血呢,我幫你上藥吧” 說完不管岡本的反應就帶他到客廳上藥

        八乙女叫岡本坐在沙發後就找急救箱,剛剛回來的藪、癱在沙發上發呆的伊野尾和正在看電視節目的有岡都過去岡本身邊

     “圭人甚麼事啦?” 最近剪了蘑菇頭的伊野尾半開眼的問道

     “手是怎樣受傷的?” 有岡疑惑 “明明在百貨公司時沒有看到你受傷啊?”

     “手痛不痛啊?” 看到岡本受傷,藪皺著眉頭,輕撫岡本柔順的頭髮

        就連一回家就被八乙女捉入廚房幫忙做菜的山田,在燉菜時也聽到客廳的動靜,從廚房走出來了 “圭人,你終於在浴室出來了......你左手甚麼事?為何流血了?”

        此時八乙女正好拿著急救箱走到岡本身旁 “Keito,伸出手來” 岡本乖巧的伸出手,讓八乙女上藥。看着八乙女幫他上藥,又想起在百貨公司的事,帶着恐懼、無助、不安、委屈的眼淚突然就湧上來,幾人都被嚇到了

       “怎麼啦!是不是我弄痛你了?” 剛好幫岡本敷好藥的八乙女不知所措的抱著岡本,讓岡本伏在他的肩膀上哭泣。其他人也不知所措,只能默默看著岡本哭。等岡本紅著眼抬起頭望著大家時,已是幾分鐘後的事。正好此時,高木、知念和中島回來了

       “我們回來了。” “回來了~”

        他們在進入家門時就感覺到那寂靜得怪異的氣氛,行在最前小小的知念首先發現到 “大家都在客廳啊~” 他跑到岡本面前,本想坐在岡本大腿 “誒圭人你為甚麼受傷啦!”

        知念聲音不大,只是連在二樓的人也可聽到。中島一聽到岡本受傷,趕忙行到岡本旁邊並坐下望著自家戀人 “圭人你哪裏受傷啦,痛不痛啊?” 高木也急步行過來,緊張的看著岡本。在看到中島時,本來已經停止哭泣的岡本,眼淚一滴一滴的再次流下

      “裕翔......”

      “誒......誒圭人你別哭啊我在這裡啊別哭了啦圭人!” 被岡本嚇得說話也不用停頓的瘋兔子

      “圭人我買了新遊戲啊你陪我玩吧最多我讓你吧你就別再哭吧——” “圭人不要再哭啦眼會紅腫啦!” 已經撲去岡本面前安慰的涼知

      “圭人!?” “又哭了!?” “真的很痛嗎?” 一面慌張的藪、已經完全清醒的伊野尾和表情嚴重擔憂的有岡

      “到底甚麼事啦?!” 這是滿面疑惑,但還給岡本紙巾的高木

      “是不是有人欺負你啊告訴我我幫你教訓他啊!” 很常S岡本卻又最疼愛岡本的八乙女

      嘛、HSJ Sharehouse今天也是一屋混亂的狀態呢~

       待岡本冷靜下來,斷斷續續的說起今天在百貨公司被人搭訕的事。岡本說時還是忍不住抖震,讓中島心痛得緊緊的抱着岡本,心裏更是恨不得想打那兩位令戀人哭的男人

        客廳一片寂靜,誰也沒有說話,最後還是山田打破冷局

        “......還是先吃飯吧,菜也快燉好了,知念可以幫忙嗎?其他人先去洗澡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可以啊,我也肚子餓了,Yamaちゃん我可以偷吃嗎~” 山田和知念一邊談天一邊進入廚房

        “...... ......我先回睡房,Kota陪我吧” 八乙女說後一言不發的上睡房

        “等等我!可以吃飯的話就叫我們吧” 藪跟著八乙女進入房間

        “那我也先回房拿衣服洗澡了⋯⋯你們先吃吧” 高木也一臉疲累的上房間

        “我好像有點肚子痛⋯⋯” 伊野尾眼見大家都離開了客廳,也找了藉口離開客廳。有岡?他一早就悄悄地離開客廳,到廚房找山田和知念。客廳只剩下中島默默安慰岡本。

        “Hika?” 藪進入八乙女的房間後,看到八乙女正在打電話,“你要打給誰?”

        “二宮前輩,為甚麼還未接......” 八乙女一臉嚴肅 ,大約十分鐘後“啊,接通了⋯⋯ 二宮前輩?我是八乙女?” 八乙女按下擴音,好讓藪也聽到二宮的聲音

        “八乙女くん?抱歉,我剛才才看到有電話⋯⋯怎麼啦?” 伴隨二宮的還有遊戲背景音樂和打殺聲,恐怕二宮此時是一邊打遊戲機一邊和八乙女說話的

        “⋯⋯和Keito在百貨公司的事有關的。” 

        二宮那邊的打殺聲和遊戲背景音樂突然停下來,“圭人......那孩子和你說了?”

        “對。所以前輩你是知道,今天的事和那兩個人的樣子——”『敢弄哭我家女(?)兒?!想死嗎!keito只能是我們弄哭的!!』 “Hika⋯⋯你的表情……”『好恐怖......』

        八乙女的房門突然被打開,已經洗好澡換回睡衣的高木一臉擔憂望著藪和八乙女,“Yabu、光,可以吃飯了——抱歉⋯⋯我是否礙到你們了⋯⋯?”

        “藪くん和高木也在?嘛,也沒有所謂——我今天「不小心」拍到那兩個人搭訕圭人的片——待會兒傳給你吧。”

       “感激不盡。”

       “要不我叫小亮查他們的個人資料?”

       “那就太好了——雖然想這樣說,但是不用了,我叫小涼去查就好,何況我只想給他們一個教訓。不——”

       “不過可能需要二宮前輩你的幫忙了。” 藪突然插嘴

       “fufu可以喲,有甚麼我可以幫忙的就說吧。”

       “麻煩你了,那再聯絡吧,再見。”

       “再見~”

       待八乙女掛線後,他狠狠瞪著藪一眼 “為什麼突然插嘴啦!我也沒想前輩幫忙的!” 『這可是我們的家事耶!<`~´>』

       “嘛~我怕你忘記了我的存在嗎~我親你一次當抱歉吧>3<”

       “你給我走開!///////”

       正當藪和八乙女正在「打情罵俏」時,一直默默站在八乙女房門(已經關好門)的高木終於忍不住開腔了 “⋯⋯Yabu,光,我們可以下去吃飯了嗎?”

       “Yuya!抱歉⋯⋯忘記了你⋯⋯”

       “哈哈⋯⋯我們下去吃晚飯吧⋯⋯” 藪和八乙女的表情有點尷尬。八乙女先拉著高木的手去飯廳,藪無奈一笑,知道八乙女只是在害羞,也跟著他們去飯廳吃晚飯。

        待八乙女他們去飯廳時,其他人都已經就坐。雖然岡本的眼圈還有點紅,但比起剛才,已經好多了,八乙女也鬆了一口氣

       “好慢啊~我肚子快餓扁了!” 伊野尾非常不滿,明明最愛的白米飯就在眼前,但就要等齊人才可以吃飯......我想吃飯啊TAT

       “抱歉抱歉,可以吃飯了。”

       八乙女,藪和高木分別就坐

       “好!那開飯了!雙手合十——” “我開動了!”x9

       

评论

热度(1)

©嵐∞hsj | Powered by LOFTER